q2seh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第六百七十五章 不妨大膽一次分享-0991h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运用元气时,夏萧体内的毒已被快速带动,排了出去,且被魔气吞噬,消逝于天地。这就是他出手的理由,看似无礼,实为排毒。毒藏体内各处,赶出需元气。光明正大不行,他就用这种方式排。
深宮胭脂亂
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向来是夏萧擅长的事,所以一切进行的行云流水,十分顺畅。
因为有魔气在,它能吞噬元气且减少元气的感知,加上结界泛起剧烈的涟漪,吸引了三个老头的注意,他们并未发现毒物,只是祈祷着一切正常进行。但他们的对手是夏萧,他岂会让造神计划顺利?
排毒既已成功,夏萧便放弃进攻。当即,汪娅萍觉得他不敌,一鼓作气,猛地迸发元气,将魔气撕开一个口子,追星赶月般快速掠过,到了夏萧面前。她原本以为这家伙会气喘吁吁的呈现窘态,没想到什么事都没有,甚至还在笑。
重生之神探駙馬請上榻 陶夭夭
先離婚,再談愛
以大荒地表对元气多少的判断标准,汪娅萍自知她的实力在曲轮巅峰。相比之下,夏萧要弱很多,可她的火焰连空间都可炙烤扭曲,夏萧却没半点反应?这个在她心里有些奇怪的男人眼角还带有魔气,它们不断飘动,似飞扬的流沙,而汪娅萍稍不注意,夏萧便像那日一样将其压在地上。
只是蹙眉的一刹,夏萧便又占据上风,他俯下身,在汪娅萍耳边说:
太上真
“他们又让你做不愿做的事了,你连最后的尊严都丧失,为何还要选择顺从?难道你还没看清?他们根本不在乎你,只是把你当卑贱的工具。同为人,你为何不想揭竿而起?他们此时看着你,巴不得你做出下流的动作来吸引我,可他们不知道这是你不喜欢的事。”
異世封皇
“就连我一个外人都知道你不喜欢,他们却依旧让你做,难道你就不恨?不想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汪娅萍,不妨大胆一次,我们可以联手突破云国的结界,然后去你想去之地,做你想做之事。大荒偌大,他们找不到你,只要逃离樊笼,便是自由!”
汪娅萍的眼睛里,既出现些动容,她确实有想做的事,也确实有想见的风景。可她背后的印记,传一丝痛意入骨髓。即便是现在的汪娅萍,都难以抵挡那股痛楚,她的身体猛地抽搐,虽说很快停止,可痛意久久不散。
短暂的疼痛是警告,夏萧看一眼虚无空间,满眼都是憎恶。这些老家伙是铁了心要置自己于死地,虽然这不是他刚知道的事,可激起他的战意。这是汪娅萍所不具备的挑战精神,让夏萧总是陷入极为危险的境地。
突然翻身而起的汪娅萍和夏萧调换位置,这般主动,令夏萧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被这般对待,真是够惨的,不过他握住汪娅萍的手腕,令其难以脱衣,也难以做任何动作。
“不必如此!”
暗影囚籠
夏萧一字一顿的说着,汪娅萍看着他,眼中的麻木逐渐消失,可取而代之的是夏萧不想见到的坚决。都这个时候,她不该再磨叽,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因此浑身燃起火焰,衣裙尽毁。
火焰从她的身上牵燃夏萧全身,令其有些尴尬的躺在地上。健壮的身体此时被压住,既没法动弹,可夏萧不能就此罢休,在汪娅萍双手挣扎时,又是一番元气的对碰。
將門糊女
气浪破开梦幻的云层,推动泥土向四周而去,结界中的侧殿消失不说,还出现一个大坑。凭着魔气的霸道,夏萧暂时能和汪娅萍平分秋色。可这个样子争斗,显得太为不雅且羞耻,但夏萧顾不上那么多,因为汪娅萍释放出的元气越来越猛烈,结界中又成一火炉,令其面色狰狞近扭曲。
此番动静极大,汪家很多人都被吸引过来,汪祈神也在其中。他盯着灯笼般的结界,想着赶紧开始,他会做好接管的准备,将所谓真正的神灵控制在手。那时,别说三个长老,就连整个云国都会由他一人说了算。这是他的报复,而一切准备已就绪,就只欠东风!
人群杂乱,夏萧却没在意,只是想到三个老狗日的在看戏,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但现在只有劝服汪娅萍才是重中之重,否则她伤不到自己,三个老家伙却能。夏萧思路明晰,他紧眯着眼,透过重重力量看汪娅萍。
虽说有些模糊,但能看到她的大致面貌,她背后如展一对火焰化作的羽翼,此时正朝他来,似要将其包裹,于其中对其展开侵略性的进攻。夏萧的声音朝其而去,没有求情,也没有故意将其激怒,只是在想方设法的劝。
“你听我说,我坠入魔道时,也曾有无数人让我死,说魔道人的命运就是被灭杀。可我不服,我现在又造一棵树,将魔道控制住,以此反抗命运。你不妨大胆一些,我们现在不一定能逃出去,逃出去也不一定不被抓回,所以为何不试?”
嫡女為禍
“你现在命数将近,还从未做过自己想做的事,不如大胆尝试一下,之后再承担后果。那样就算是死,也能安心离去,不用抱着遗憾而亡。人死不能复生,轮回并未证实,你的一生没有轰轰烈烈的开头,可该有个宏伟的结尾。”
大火所成的翅膀还在靠近,高温袭来,空间动荡扭曲。夏萧即便手掌满是水泡,有重度烫伤的情况,但还是裹着魔气将其双手抓住,令其只能坐在自己身上,不能再做什么。
只要是个人,不是石头,此时就该有反应,夏萧觉得汪娅萍肯定在纠结。越是经历极端之事的人,越容易动摇。而动摇并非长时间的影响,有时只因几句话就可以。夏萧现在已做不了别的,只是吼道:
“大胆一次又何妨?就这一次了!”
夏萧在期待,汪娅萍在动摇,汪金龙三人满是担忧。可将希望寄托在对手身上,本就是一种再愚蠢不过的行为。夏萧也不想这样,但只能一边骂着自己傻逼一边希望汪娅萍跟自己走。
黑煌来也行,就是她一直不现身,不知是为了装英雄最后一刻出现,令自己更加感激她,还是她压根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男高材生闖入女高校
以前有阿烛在,夏萧可以和她跑路,不用离开云国都可以隐藏踪迹。只要细心些,谁都发现不了他们,那个地下房屋甚至可以再住一段时间。可现在阿烛不在,夏萧觉得棘手而焦灼,此时还要看汪娅萍的选择行事。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