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b1ks超棒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 愛下-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大使小姐相伴-v6i3x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重建这片土地占去了赫拉戈尔与安达尔大量的精力,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时刻关注着来自洛伦大陆的消息——牢笼已经破碎,曾经束缚巨龙的枷锁如今不复存在,而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对巨龙而言再也不是与己无关,龙族们必须尽快适应重归凡人世界之后的时代,而掌握来自外界的信息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然而可惜的是,与神明的战争摧毁了塔尔隆德的一切,其中也包括曾经先进的全球通讯系统,远行在外的巨龙再也无法随时和塔尔隆德取得联络,这让早以适应了技术便利的龙族们不得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万水千山”——如今从洛伦大陆传递消息只能依靠信使往来,而即便是以龙的飞行速度,最快的情况下单程传递一次信息也需要一天以上的时间,往返传讯则有着更严重的延迟。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梅丽塔和她带领的使团对于目前驻守在塔尔隆德的两位太古龙而言才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这是自巨龙国度对外界敞开大门之后建立起的第一条官方联络线,也是日后与洛伦大陆建立常态联络的基础。
因此当梅丽塔从滨海郡来到阿贡多尔,她第一时间受到了两位领袖的隆重接待——而领袖们最关心的,便是这次112会议的全程细节。
依靠信使传递的信息终究是有限的,并且此时距离112会议结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赫拉戈尔与安达尔都格外关注洛伦大陆是否有什么新的变化。
新阿贡多尔中心区,依托旧日工厂的框架临时改造而来的“市政中心”内,梅丽塔有些紧张地坐在两位化为人形的太古巨龙面前,不远处的合金墙壁上悬挂着塔尔隆德的旗帜,那旗帜让蓝龙小姐忍不住联想起了那飘扬着数十面旗帜的、庄严宏伟的誓约石环。她其实有很多东西都需要汇报,但在安达尔议长开口询问之后,她还是先说起了联盟方面的情况。
“……综上,如今凡人诸国已经成立了以塞西尔、提丰、白银三大帝国为核心的共同体联盟,联盟内部的合作领域从经济到军事,其合作深度和广度远超以往的任何一种国家间‘盟约’组织,这个联盟建立之初的基础便是‘生死存亡’,我认为至少在共同的危机结束且三大帝国产生重大利益冲突之前,这个联盟的结构将异常稳固……
“塔尔隆德加入联盟的过程非常顺利……甚至可以说顺利得超乎想象,诸国非常欢迎‘巨龙’这一强大族群成为他们的盟友,即便他们之后知道了塔尔隆德面临的窘境,这种欢迎态度也不曾改变。不过可能发生的‘龙灾’隐患也确实让不少北方小国显得很紧张ꓹ 这也在我们预料之内……
“我和三大帝国的统治者都做了接触,也去拜访了不少国家的代表们ꓹ 他们对塔尔隆德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在确保双方利益无损的情况下,他们愿意与我们一同探讨如何在洛伦大陆和塔尔隆德大陆之间建立长期的贸易线——与此同时ꓹ 他们也都提出了不同程度的技术交流……意愿。”
梅丽塔谨慎地选择着自己的措辞,务求能够准确无偏见地将自己在洛伦大陆的经历见闻转达给眼前的两位领袖ꓹ 而在听到她的汇报之后,赫拉戈尔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对他们而言ꓹ 强大的巨龙文明哪怕毁灭之后也是一片宝藏ꓹ 先进的技术则是其中最耀眼也最有挖掘价值的部分,而对于今日的我们而言,用这些已经无法派上用场的技术去换取紧缺的物资……也是无法避免的选择。”
“或许我们更应该称其为‘知识’,”一旁的安达尔说道,“塔尔隆德曾经使用的技术远远超过外界,先进到一定程度之后反而失去了交流的价值,但技术深处的、具备通用性的知识则可以相对方便地被较低程度的文明吸收。关键是如何把握这其中的‘度’——对许多较为落后的国家和地区而言ꓹ 一些基础的龙语魔法和龙语符文便足以给他们带来长足的发展,但对于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白银、提丰和塞西尔这三大帝国ꓹ 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基础的龙语魔法和符文ꓹ 而开始研究这个世界更深层的秘密了……”
皇後權利大:誰做皇上我來定
“更高等级的技术交流将无法避免ꓹ 这也是塔尔隆德重归凡人世界之后的必然一环ꓹ ”赫拉戈尔点点头,“我们应该着手成立一个专门的部门ꓹ 梳理、甄别、筛选我们所掌握的庞杂知识ꓹ 剔除其中的黑箱和污染ꓹ 并和洛伦大陆的学者们建立交流机制。我认为这个部门可以叫做‘知识圣库’……”
听到这个富有龙族风格的名称,安达尔在一旁表达了赞同:“我对此没有意见ꓹ 只是要注意,这件事必须格外慎重。”
梅丽塔等着两位太古龙完成交流,之后才一边整理思绪一边说道:“关于塔尔隆德与洛伦大陆之间的交流——包括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其实高文·塞西尔给出了一个建议。啊,说是建议,在我看来那几乎算是一整套完备的方案……”
放開那只妖寵 楓霜
步步驚華:腹黑太子妃
櫻花戀:蘿莉後媽
“高文·塞西尔的建议?”安达尔顿时露出感兴趣的模样,苍老的面容上眉毛略微上扬,“他怎么说的?”
“他提出了一个……以旅游业为核心的‘塔尔隆德经济振兴计划’,”梅丽塔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取过了一份整理好的文件——这是她在圣龙公国暂留期间写出来的,里面包括了高文提供的建议以及她自己根据塔尔隆德实际情况做出的调整,“我个人认为这是一套极其……大胆和富有创意的方案,而且看上去似乎真的会产生惊人收益,至少可以让我们尽快从目前的困窘状态摆脱出来,不必长期依赖其他凡人国度的援助。”
安达尔和赫拉戈尔对视了一眼,接过梅丽塔递来的文件,一边飞快地浏览着一边同时陷入了思索中。
“‘旅游业’……这可真是个值得怀念的词汇了,”安达尔最先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感慨,“很久很久以前,在塔尔隆德还没有那么……‘停滞’的时候,我们的社会中也有过这样的产业。”
“但我们那时候可没有这么……这么……”一旁的赫拉戈尔打破沉默,然而这位昔日的龙祭司指着文件上的方案“这个”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词汇,最后只能带着一脸古怪的表情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份方案确实挺有创意——”
安达尔点点头:“有一说一,确实。”
随后两位太古龙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在略微尴尬的气氛中安静了几秒钟赫拉戈尔才忍不住说道:“那个高文真的不是个伪装成人类的巨龙么?”
“不可能,龙族赚钱都没他这么不要……”安达尔下意识地说到一半,后面才赶紧改口,“我是说没这么富有创意……”
梅丽塔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安达尔,又看了赫拉戈尔一眼:“那这份方案?”
“我们会尽快安排,”赫拉戈尔立刻说道,“事实上我们最近刚刚完成对旧孵化工厂周边的清理和勘察,那里或许就适合作为一个相对安全的‘景点’,而旧工厂区北部的旷野则可以留给那些来自洛伦大陆的冒险者去清理……嗯,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在阿贡多尔设立一个专门用于接待的设施,一个‘冒险者大厅’?这听上去似乎不错……”
梅丽塔有些愕然地看着在她印象中总是很冷漠淡然的“龙祭司”一下子变得如此热情,突然意识到这位令人生畏的太古巨龙对高文的那套方案似乎有着令人意外的……青睐。
察觉到自己正在走神,梅丽塔赶紧收敛了自己的思绪,轻咳两声之后将话题引回到了自己的报告上:“另外,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汇报,两位首领。”
“很重要的事情?”安达尔议长注意到梅丽塔表情严肃,立刻神情认真起来,“发生了什么?”
梅丽塔下意识地在两位首领身上多看了两眼,突然间竟有点担心老迈的安达尔议长是否能扛得住接下来的信息,她斟酌了一下词汇,委婉地旁敲侧击开启话题:“我之前将一枚特殊的龙蛋送到了塞西尔帝国,那是神明的遗产……”
“是的,我们记得,”赫拉戈尔点头说道,“事实上我和安达尔昨天还谈到这件事。”
“你们之前在谈论那颗蛋的事情?”梅丽塔心里一跳,还以为两位太古龙有某种预知之力,“那你们觉得我们的神……”
“我们的神应该会感到高兴吧,”安达尔议长带着一丝感叹,语气深沉地说道,“祂毕竟被这片土地困了那么多年,如果那颗蛋承载着祂的意志,那祂想必也会因能够踏上陌生的土地而感到开心吧……”
梅丽塔松了口气,露出笑容说道:“当然啊,前两天见到她,她看上去心情就很好的样子——不过我也看不明白她的表情……”
她的话音刚落,房间中瞬间安静下来,安达尔还保持着那副感叹的模样,反应了两秒钟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节:“……啊?”
蝕骨烈愛:強上小嬌妻
梅丽塔:“……啊?”
“你刚才说什么!?”赫拉戈尔突然打破沉默,“你刚才说你看到了……祂?!”
“应该用‘她’,”梅丽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不再是神了吧?”
“梅丽塔,这件事情很严肃!”安达尔议长严厉地说道,“你刚才说……你再次看到了‘神’?!”
梅丽塔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误解了什么,赶忙整理着已经有点支离破碎的思绪和词汇,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讲了出来:“是,我们之前送到塞西尔的那颗蛋其实……”
赫拉戈尔和安达尔的脸色在梅丽塔讲述过半的时候一度变得异常难看,直到最后才渐渐缓解过来,等最终从梅丽塔那里确认了好几遍恩雅此刻的真实情况之后,他们的神色才完全放缓,然而另一种复杂的神色却不由得浮现在两位太古龙的脸上,赫拉戈尔率先打破沉默:“你的意思是,我们的神……恩雅,她现在变成了一个没有神性的、理论上应该归为凡人的龙蛋,正生活在塞西尔皇帝的宫殿中,而且上次还很友好地和你聊天?”
“是的,”经过刚才的误会,现在梅丽塔再也不敢随便乱讲,而是务求把自己所知的所有情况第一时间说出来,“而且据我了解,她现在每天主要在做的事情就是看报纸以及……研究饮品。”
巫當道 掰著腳丫數太陽
安达尔皱着眉:“看报纸我可以理解,研究饮品是什么?”
“……事实上我连‘看报纸’都不太能理解,”一旁的赫拉戈尔眉头皱的更紧,“我从不知道祂……她还有这样的爱好。”
“我完全不明白,”梅丽塔老老实实地报告着,“这只是我了解到的情况。”
赫拉戈尔皱眉思索着,良久才看向梅丽塔:“除了你刚才报告的,她还跟你说什么了吗?或者是高文·塞西尔和你说过什么吗?”
“他们希望这件事暂时不要在龙族社会中传播开来,仅限于上层知晓,”梅丽塔点头说道,“高文·塞西尔表示他希望借此机会研究神明的‘神性’和‘人性’脱钩问题,这将作为神权理事会的重大、长期项目,而且他希望塔尔隆德在腾出余力之后也能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恩雅女士则没有太多表示,她似乎……只是在享受如今的‘退休生活’,享受在塞西尔的清静时光,并不太希望我们去打扰她。”
庶女棄妃 安純
“我理解情况了,”赫拉戈尔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额角,显然他这个“理解”过程颇为困难,“如果那真的是她,这一切倒还算合理。”
“研究神性和人性的脱钩问题,”安达尔紧皱的眉头到现在才慢慢舒展,“是啊,这里面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我刚才太过震惊了,竟然没想到这方面……”
大上海1909
“不管怎样,这件事确实不能在龙族社会中传播,尤其是临时政府掌控力不足的现阶段,”赫拉戈尔斩钉截铁地说道,“龙族的众神已经陨落了,这是个无可争议的事实,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折扣和‘讨论’空间。”
“我们该讨论讨论之后的问题,”安达尔轻轻敲了敲桌面,“现在看来,我们不但有必要在塞西尔帝国设置一位常驻大使,而且这件事比想象得还要迫切——我们在那边得有一个长期驻守的代表和联络人员,人选最好现在就定下来。”
两位巨龙首领相互对视了一眼,一秒钟后,两道视线便不约而同地落在了梅丽塔身上。
抗日小山傳奇 老哲
梅丽塔:“?”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