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bf8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醫品至尊》-2562 求婚閲讀-86efp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凤家老祖的一席话弄的凤霓儿是心乱如麻。
仔细想来,她才猛然发觉,貌似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过龙啸天了。
即便是龙家对凤家打压时她都很少想起过龙啸天,即便偶尔想起,也没有人们常说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失恋痛苦,只是会有些好奇的想,他怎么从来都没有露过面?是不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那种感觉就好像,他们只是从小长到大的玩伴儿,彼此间有着很深的朋友感情甚至是兄妹感情,却没有任何爱情似的。
这让她迷惘了,生平第一次怀疑起自己对龙啸天的感情,那真的是爱情吗?还是因为从小就认为自己一定会嫁给他才会把他当成自己下半辈子的依靠。
相比于龙啸天,反倒是丁宁的音容笑貌这段时间会频繁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特别是每次想起他扶持自己成为凤家家主时那温润的笑容,以及掌控一切的自信态度,都会让她一阵阵的脸红心跳。
而且,她经常会很羡慕五姨奶,能够找到这么英俊而疼爱她的老公,真是太幸福了。
若是爷爷不说,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认为自己内心其实是喜欢丁宁的,潜意识里其实很想嫁给他像五姨奶一样幸福。
可现在,凤家老祖的话却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让她内心最深处的感情如同雨后的野草般疯长蔓延。
好吧,虽然她知道自己没有五姨奶长的那么倾国倾城,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啊,再说五姨奶在丁宁的女人当中绝对属于最顶尖级别的,能和她媲美的也只有聊聊三两个而已。
而他其他的女人,跟她比起来也就是在伯仲之间罢了,她自信若是五姨奶肯帮她的话,丁宁还是有很大的几率会接受她的,反正他都有那么多女人了,多她一个也不多是吧。
“家主,家主,吉时马上就要到了,可我们还没看到姑爷的迎亲队伍出现啊。”
就在凤霓儿胡思乱想之际,一个凤家族人气喘吁吁的跑来汇报道。
“怎么会这样?不会真不来了吧?”
风家老祖认得这族人是他派出去专们负责为迎亲队伍带路的族人凤九宫,闻言忧心忡忡的说道。
“不会的,一定是什么事情耽误了。”
凤霓儿却信心满满的说道:“九宫叔,麻烦你再带人向前迎一迎,五姨奶在这里,他肯定不会反悔的。”
风九宫闻言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带人再向前迎五里……”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话音未落,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悠悠的从高空中传来,让凤霓儿心中一跳,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不由震惊的捂住了嘴巴,美眸中闪烁着激动羡慕之色。
在她身旁风家老祖和凤九宫也同样如此,整个人都瞬间石化了,嘴巴长的能塞进大鸭蛋去。
丁宁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清晰的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凤家大院里已经就位的宾客们也同样抬着头仰望天际,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只见远方天际宛若红云漫天,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为首的丁宁身穿大红色新郎喜服,骑乘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红色长毛怪兽,脚踩五色祥云正破空而来。
身后,两只散发红色霞光的巨大飞禽上分别端坐着四名身穿红衣的佳人,手持各式乐器,弹奏着古典的《凤求凰》,如同心音袅袅,在天际回荡。
巨禽身后,则是乌压压一片足有上百名狼骑,只是一向以杀气滔天而闻名的狼骑此刻全都披红挂彩,每人手中还都抱着扎着红色绸带的箱子。
这一幕,瞬间震撼了所有人,现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每个人脑袋里都在回荡着一个念头,丁宁,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那头红毛怪兽也就罢了,虽然没有翅膀,但毕竟在场中人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异兽,或许本身就有飞行能力也未可知。
即便没有,以丁宁的半神实力,也能带着它御空飞行,无非是多消耗点灵力罢了。
而那两只巨禽除了体型大的超乎想象外,本就是能飞行的禽类,似乎也不足为奇。
唯一让他们无法理解的是那上百名狼骑,他们骑乘的巨狼又没长翅膀,是怎么在天上飞的?
“哇,好帅啊,真是太帅了。”
现场沉默了足足有两分钟,才被一个双眼闪烁着粉红星星的女孩满脸花痴的惊叫声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啊!太帅了,新郎真是太帅了。”
“好羡慕新娘啊,竟然能找到这样的老公,真是太幸福了。”
“不行,我以后结婚也要这样的排场,不然我宁可一辈子不嫁。”
“帅哥,帅哥,你介意多娶一个走吗?我可以做妾室的。”
“我也可以的,我可以不要名分跟你走的,帅哥,考虑一下呗……”
……
轰的一声,现场不知道多少怀春少女都丝毫不顾形象的发出花痴般的尖叫着。
江湖儿女本就开放,更是有不少女侠嚷嚷着什么都不要,让丁宁把她也带走,让那些暗恋他们的男人们瞬间心碎了一地。
女人们尖叫,男人们也无法淡定,眸中带着羡慕之色,交头接耳的议论着狼到底是怎么飞起来的?
现场如同烧开的开水般瞬间沸腾起来,每个人都激动的脸色通红,相信,这一幕将会成为他们记忆中永远无法磨灭的一幕。
凤阁楼,是凤家专门嫁女的阁楼,三楼的窗口前,凤翩舞身穿大红嫁装,掀开头上的红盖头,痴痴的看着空中正深情凝望着她的丁宁,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都看到彼此眼中如海般的深情。
丁宁突然离开了红毛犼,虚空凝立,微笑着向凤翩舞伸出了手。
就在所有人不明所以时,就看到凤翩舞不顾一切的凌空飞起,直接奔向丁宁的怀抱。
毕竟她实力不足,还没有飞行的能力,但她相信丁宁,绝不会舍得她出事,所以她义无反顾。
丁宁伸手揽住她的纤腰,揭开她半搭在头上的红盖头随后一丢,红盖头就神奇的平铺在空中。
凤翩舞此刻眼中再也没有了其他人,唯有这个让她爱到骨髓里的男人,这辈子能有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浪漫婚礼,已经够了。
可丁宁明显不打算就这样结束,搂着她踩到了红盖头上,两个人就如同在地面上一样,在空中翩翩起舞。
两只巨禽缓缓的煽动翅膀依然悬停在空中,八名美女抿嘴一笑,极为配合的齐齐奏乐,仍然是那曲《凤求凰》,应景儿,谁让凤翩舞姓凤呢。
但这并不是结束,仅仅只是开始,丁宁突然松开凤翩舞,深情的凝望着她随着伴奏开始唱起歌来: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风翩舞本还有点害怕,但在发现即便离开了丁宁的怀抱后,脚下的红盖头却依然让她如履平地时,这次放松下来。
看着丁宁那鼓励的目光,她明白了爱郎的意思,凤翩舞凤翩舞,良辰美景当翩翩起舞。
心上人为她歌唱来表达她的爱意,她也要为心上人跳一支舞,一支独属于他的舞。
好一对金童玉女,真是一对璧人啊。
所有人都仰头看着这唯美的一幕,歌美人美舞更美,每个人都看的如醉如痴,听的如醉如痴,脸上充斥着浓浓的祝福之色。
很少有人注意到,此刻的狼骑们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托着纷纷落地,为凤家奉上迎娶凤翩舞的聘礼。
看着礼单上那大把的丹药和灵装,凤家老祖激动的浑身都在哆嗦,幸福的险些没晕过去。
有了这些聘礼,只需要最多三个月的时间,凤家的整天实力绝对会超越龙家,丁宁真是给凤家送了一份天大的彩礼啊。
凤霓儿却根本顾不得这些,痴痴的看着那道在空中翩翩起舞的身影旁边的那道挺拔身影,美眸中全是浓浓的羡慕之色。
如果,此刻那个正翩翩起舞的女人是我该有多好?
如果,他愿意当众为之歌唱的那个女人是我该多好?
如果,他骑乘怪兽脚踏五彩祥云前来迎娶的人是我该有多好?
这一刻,凤霓儿悄悄的握紧了拳头,皓齿轻咬着粉唇,终于明白了自己内心真正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从而做出了一个决定。
她要嫁给丁宁,哪怕没有浪漫的婚礼,没有令所有人羡慕的聘礼,甚至没有任何的名份,她都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嫁给他。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就是爱情。
一曲终了,但却并没有曲终人散。
丁宁在空中如履平地,缓缓的走到脚踩红盖头的凤翩舞身前,单膝下跪,掏出一颗仙晶原矿精心打磨出来的戒指。
抬起头深情款款的看着凤翩舞,郑重其事的道:“翩舞,我爱你,我想娶你为妻,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甚至是下下辈子,永生永世,我都希望可以和你在一起,好好的陪伴你照顾你怜惜你疼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凤翩舞捂住嘴,眼泪潸然而下,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扭头看向某个方位,那里,是凤家的祖祠,摆放着凤家历代先祖的灵位,而最后摆放进去的一个灵位正是她亲弟弟凤九的。
“小九,姐姐对不起你,我知道我不该爱上害死你的仇人,可是,姐姐真的很爱很爱他,对不起!”
凤翩舞在心里低声呢喃着,尽管她已经成为丁宁的妻子,但凤九的死却是她心里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
丁宁没有催她,单膝下跪耐心的等待着。
他很理解也很清楚,凤翩舞不是要拒绝他,而是要与过去做一个告别,打开她心里的那个最大的结。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