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8ds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小閣老-第一百六十九章 徐州鑒賞-ghqe3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这边祖孙俩还在路上,那厢间,江南银行却出事儿了……
~~
大运河畔徐州城,位于大明南北咽喉之处,既是‘北国锁钥’、又是‘南国门户’,自古就乃兵家必争之地。
这座千年古城据说是黄帝最早的都城,历来就是华夏大地上重要的城市之一。到了本朝,大运河又流经这个数省通衢之地,故而户部在此也设立粮仓,并专设户部分司管理。这又为徐州带来了一波繁荣。
运河上,南来北往的船只络绎不绝,每日停在南门外运河码头的大小船舶成百上千。南北商旅货物过境,并在此向内地转运,自然带来了繁华的商业。
南门大街上的楼台之密、市肆之盛,货物之丰、船舶之众,虽比不上淮安和扬州,却也是江北有数的繁华之地了。
所以各家钱庄都纷纷在此设立分号,整条南门大街上,大大小小的钱庄当铺足有二十几家之多。
其中既有昔日的龙头老大徽州‘万源号’,也有运河上无敌的‘恒通记’,还有老字号的山西‘鑫隆’,以及背靠皇家的‘天惠当’。
不过如今整条街上最靓的崽,却不是这老牌四大天王,而是小太阳般的超新星——江南银行!
这家由原先不太起眼的伍记钱庄,摇身一变而来的江南银行,自从去岁挂牌开业以来,接连推出三大让利举措——
一、在他们家存款免费!
二、定期存款付利息,存期越长、利息越高!
三、异地汇兑只收取千分之五的手续费,仅是业内行规的十分之一!
这三板斧一出,根本不用费劲宣传,来存款开户的商人们,就把江南银行徐州分行的门槛踏破了。
虽然江南银行从不公布存款总数,但同行们却有苦自知,他们已经被彻底击垮了……
因为短短半年时间,除了恒通记和万源号之外,各家钱庄的存款总数都锐减了三分之二。视为生命的汇兑业务也同样萎缩到了只剩三分之一的样子。
要是年底还没改观,好些钱庄当铺,就得关门歇业了。
~~
甚至就算没有官府的强制推行,没有一条鞭法的加持,江南银行发行的白银券,也于短短半年内,在徐州城流通开了。
这玩意儿实在好使了!非但像会票一样方便携带,而且还支持小额交易。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交易双方无需到钱庄过户,直接在码头、商店中点钞,便可钱货两讫了。
收到白银券的一方,可以随时到南门大街的江南银行分号,兑换成真正的白银,一文钱都不少!
起先,商人们还坚持定期到银行去把白银券兑成白银。
但白银券实在太方便了。而且虽然将白银券兑成白银不要钱,可是把白银兑成白银券,是要收半成火耗的。所以在惰性和成本的双重驱动下,选择将白银券留在手中的商人越来越多。
这大大减轻了百姓们对白银券的顾虑……如今,徐州市面上,非但大额的买卖,就连日常的消费,也大量出现使用白银券的迹象了。
小老百姓本就只能接触到小额白银券,见东家掌柜的们,收到大票子都不去兑银子,自然就更懒得去换了。
结果市面上流通的白银券越来越多,又促使更多的人开始使用白银券。实现了赵公子期待中的‘良性循环,螺旋上升’!
别家钱庄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都是吃了一辈子钱庄饭的人,谁不知道如果江南集团的白银券,成为了公认货币后,对整个行业意味着什么?
那就是他们只能用自己的真金白银,去换人家印的纸了!
不换还不行,不换就只能等死……
这种恶果已经在他们江南的分号中蔓延了。幸好没有江北官府背书,白银券在徐州的信誉还差点事儿。但要不果断采取行动的话,江南那些分号的悲剧,在这边上演,也是早晚的事儿了。
当然他们也可以跟进,发行自己的不记名银票,这也是一条生路。
但他们不是不想跟进,可这玩意儿,是说跟就能跟得上的吗?
他们都清楚,这种不记名的银票方便是方便了,可要是防伪做不好,谁发谁完蛋!
钱庄传统的会票,虽然也有基本的防伪,但效果了了。大明的印刷行业又十分兴旺,单靠传统的防伪印刷,分分钟给你印出比真钞还真的假钞来。
因此他们能信赖的,还是靠客户留在钱庄的印鉴,双方约定的密押暗语等手段,来防止伪造。
可那就是记名汇票啊,完全无法用在不记名银票上。
只有像江南银行一样,从纸张到印刷方法,到使用的油墨都完全与众不同。印出来的白银券与大明所有印刷物区别十分明显,才有资格发行不记名银票啊……
总之,不掌握科学的印刷技术,是搞不掂不记名银票的!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通过收买江南银行的伙计,刺探一下白银券是怎么印出来的。
可花了重金也只刺探到,原来江南银行也不会印。
所有的白银券,都是江南集团在西山岛上,秘密印制出来的……
那岛上戒备森严,外人不得上岛、所有印钞工匠都不得离岛。
这种程度的保密措施,是能代表这年代,世界最高间谍水平的厂卫特务,都无法刺探的。更别说他们这些开钱庄的了。
所以他们只能干瞪眼。
~~
人在无助绝望的时候,总是希望有救世主降临。
小钱庄的老板们,就把恒通记当成了救世主。
万源号的后台是扬州盐商,跟江南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靠不住。
‘鑫隆’是老西儿的。他们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至于‘天惠当’,已经让李伟父子搞得乌烟瘴气了,自身尚且难保,根本指望不得。
所以这种时候,也只有恒通记能指望了。
况且徐州还是漕运衙门的地盘,在这里恒通记后台比谁都硬,他们不出头谁出头?
各家钱庄当铺的老板们,几乎是见天在恒通记坐着,央求他家宋大掌柜出面,好好教训一下不留余地的江南银行。
恒通记这边态度一直很好,却光答应不动弹。宋啸鸣抻了他们足足两个月,这才姗姗来迟。
“宋大掌柜,你老可算来了!”当徐州钱庄当铺的老板们,终于在恒通记楼上的豪华客厅中,看到头戴黑色方巾,身穿湖绸直裰,脚踏缎面布鞋的宋大掌柜时,一个个眼泪都下来了。
“你老要是再不来,我们都寻思着去淮安府上吊了。”
“哈哈哈,至于这么严重吗?”宋啸鸣却神态轻松的招呼众人就坐,笑道:“来,坐下慢慢说。”
“我们乾元当这个月的汇兑还没开张呢,大掌柜说严不严重?”一个胖子哆嗦着腮帮子道。
“那可够严重的,这月都过半了。”宋啸鸣一脸同情道。
“是啊,我们润丰也没好到哪去,求爷爷告奶奶,才拉到寥寥几笔买卖,还不够开工钱呢。”
“是啊,我们太惨了,大掌柜。”众人纷纷哭诉道:“你老要是再不露面,真的要出人命了!”
宋啸鸣耐心听众人诉完苦,才端起茶盏呷一口道:“实不相瞒,我们恒通记的日子也不好过。漕运断了仨月,我们的业务几近枯竭,全靠吃老本了。”
“我们不求宋大掌柜周济。”众老板都是明白人,赶忙表态道:“恰恰相反,我们愿意一起出钱出力。只求宋大掌柜能教训教训那江南银行,让他们敬畏能恒通记,也给我们留条生路!”
“这样啊……”宋啸鸣端着茶盏,装模作样的寻思起来。
客厅里针落可闻,老板们屏住呼吸,等待宋大掌柜的决定。
好一会儿,宋大掌柜忽然展颜一笑道:“诸位不用怕,别看江南银行张牙舞爪,不可一世。但在某家看来,他们不过是纸糊的老虎,一戳就破!”
“是吗?”众掌柜难以置信的望着宋大掌柜,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说这种话?
“你们之所以畏惧它,是因为不了解它,更没搞懂它。”宋啸鸣站起身来,语调沉着而自信道:
“只要你们了解它,搞懂它,就知道我此言不虚了!”
“是是,我等愚鲁,还请大掌柜赐教。”众人忙虚心受教。
宋啸鸣点点头,他为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已经顾不上卖关子了。便直接道:
“从根本上,江南银行,跟我们的钱庄就是两码事儿。我们开钱庄,自然是为了赚钱的,所以必须得控制开支、保证利润,不然还做什么买卖?”
“那当然了。”众人一脸理所当然道:“不为赚钱谁开钱庄啊?”
“那位赵公子开江南银行就不是为了赚钱。”只听宋大掌柜语出惊人道:“而是为了筹钱!”
“筹钱?”众老板一阵迷糊,这有些超出他们的理解范畴了。
“不错。事实上,江南银行只是为他的江南集团,吸取资金的工具而已!”宋啸鸣斩钉截铁道:“他们摊子铺这么大,全靠江南银行的存银支撑!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给存款付利息,还几乎免除了汇兑费用的原因,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骗人们把钱存进来!”
“但人们把钱存到江南银行之后呢?转眼就会被挪作他用!”宋大掌柜目光扫过众人,阴测测道:“诸位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说他们是纸老虎了吧?!”
ps.第三更也是大改,完事儿都这个点儿了,不过好歹写完了。周六休息一天哈,周日再写。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