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ux8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特種奶爸俏老婆笔趣-第四千八百三十三章:一人足矣鑒賞-4j1k8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吃大葱,卷大饼……
味道嘎嘎香。
王福从临时的板房里出来,一只手拿着大葱大饼。
另外一只手里头端着个酱碗。
嘴里头喀嗤、喀嗤地嚼着,瞅了一眼下方的山坡。
十三太保躺在地上,血肉模糊乱抽搐,都没个人样了。
“哎我去,这些小家伙这么威猛呢?”王福吃了一惊。
蒋叶丽走了过来,“他们自己应该也没料到吧。”
王福踢了踢地上的几个人,“喂,死了没?”
大太保本来还有一口气,吊住了就能活下去。
结果迎面这浓烈的大葱气味儿袭来,辣中带着辛辣……
噗!
承受不住刺激,胸腔肺腑里的热血喷了出来。
嘎嘣……
脖子一歪。
蓝天很蓝,白云很白,这世界……真特么的残酷。
死前没来得及诀别,再也睡不了女人的床了。
“你呢,死没?”
噗!
二太保也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和世界来了个精彩的告别。
“这位兄弟,你呢?”
噗!
又是一个太保吊不住气,差不多把心肝脾肺都喷出来了。
“还有一个呀,哈喽啊……”
噗!
“这都怎么了?不就是大饼卷大葱么,多香啊?”
王福喀嗤喀嗤地嚼着。
整个山坡上剩下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喷出鲜血。
十三个人,无一生还。
被大葱熏死的,还死了这么一大批,绝对是全国首例。
“次奥,一点也不好玩,老子还没嫌你们腥呢!”
……
林昆亲自去接澄澄几个孩子放学,后面跟随着车队。
一起能够想到的地方,都是万无一失。
黑德如果想要来一个了解,那么只能来到月湖山庄。
但黑德没有行动。
他还在等待。
等待一个可以一击必杀的机会,绝不容许有闪失。
人质一个没抓到,又损兵折将,士气很低沉。
喝血酒,祭屠刀。
黑德将自己最终的压箱底拿了出来,分给所有人。
手机忽然响了。
骆金兰的声音传来,“黑德,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一零)
黑德沉声道:“夫人放心,明天天亮之前,不是姓林的死,就是我死,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骆金兰冷声道:“我希望你知道,我要你的命一点意义也没有,明天天亮之前,我要见到他的脑袋!”
骆金兰此刻坐在灵堂的后面。
忽然灵堂的前面一阵骚动,骆家的护卫全部出击。
骆家的大门外来了一辆车。
黑色的车身,黑色的霸气,车头正冲着灵堂。
不论是在漠北,还是华夏的其他地方。
车头正冲着灵堂,这是大忌。
亡灵不得安生,后人必然也会受影响,重则家破人亡。
“下来!”
“给我下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
护卫手中的棍棒,叮咣地就往车身上砸。
很快,整个车子就千疮百孔。
所有人都懵了,这是什么车,怎么感觉比棉花糖还软?
骆家老爷子,以及一干骆家的子嗣,这会儿也全都跑出来了。
他们一个个脸上冰冷,向这辆黑色的野马车看过来。
当骆金兰、骆银兰姐妹兰来到前面的灵堂前。
野马车的车门刚好打开,像是张开的翅膀一样。
林昆从车上下来,嘴里含着一根雪茄,手里拎着一沓烧纸。
所有人将他团团围住。
如今骆家的每一个人都恨林昆入骨,自然认识他这张脸。
护卫的头目身材高大,仗着一身的真本事,横地拦在林昆的面前,大声冷喝:“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决不能把车停在这儿,马上把车开走!”
“警告一次……”
“警告两次!”
“警告三……”
砰!
林昆一脚踹出,护卫头目的胸口严重凹陷了下去,嘴里头一阵愤懑的惨叫,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
呼通!
砸翻了灵前的火盆,躺在地上,被烧得哇哇叫。
没有人去管一个护卫的死活。
“林昆,你不要太越界了!”
“这里是我们骆家的地盘,容不得你撒野!”
“识相的话,立马退出去!”
“我们骆家与你不死不休,但在明天出殡之前,我们不会亲手宰了你!”
骆家的一干人等义愤填膺,纷纷冲着林昆大吼。
骆金兰站了出来。
她现在是骆家的主心骨。
骆家的一干人等纷纷安静,目光看向了骆金兰。
“林昆,你杀死了我的弟弟,又令我的母亲伤心致死,我们骆家与你定然是不死不休。”
骆金兰语气轻描淡写,但其中的冰冷毫不掩饰。
她的话音稍稍一顿,整个人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这里是骆家的老宅,在场无数双眼睛看着,你这么大张旗鼓地过来挑衅,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么!”
“只要我一个电话打给华夏的高层,你吃不了兜着走,我的底牌你必然知道,我身后可是湾岛蔡家,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应该明白,如今华夏与湾岛的关系与态度,越界者,死!”
骆金兰高高在上,一副根本不把林昆放在眼里的态度。
仿佛,林昆在她的面前,不管是朱家少主的身份,还是漠北狼王的身份,亦或者是漠北如今的一号首长。(零一)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臣子罢了。
而她……
是湾岛如今当权皇室的儿媳妇,放在古代就是贵妃!
如果将来她的男人有幸继承母亲的位置,那她将是皇后。
一国的皇后,对上一个臣子,这是碾压之威!
“呵,呵呵……”
林昆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现场的众人都有些吃不准了。
几秒钟后。
笑声戛然而止。
林昆看着眼前的骆金兰,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我为灭你骆家之门而来,你废话这么多干什么?”
灭门?
骆家的一干人等,脸上的表情皆是猛烈地一变。
他们打量向四周,外面没有其他人,只有林昆一个。
我要灭你们骆家的门,不用再多,只我一个人就够了,至于灭你们骆家的理由,是与你骆金兰与骆银兰这次前来华夏的真正目的有关!”
闻言,骆家所有人一怔。
骆金兰、骆银兰脸上表情反应更剧烈,死死地盯着林昆……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