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pn人氣都市言情 鋼鐵蘇聯-第1061章 巨獸之腹(下)讀書-9r5rw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与车体前段的驾驶舱顶盖有所不同,车体后部战斗室的顶盖和菊花逃生舱门是完全敞开的,曾经战斗在这里的四名党卫军装甲兵确确实实尝试过逃生。
唯一摆在眼前的问题是,逃生的最终结果显然不太好,手扒着逃生舱门的卡拉莫夫,甚至能清楚地分辨出手榴弹在车里爆炸过的痕迹。
“一、二、三……只有三个德国佬,但俘虏说这是四人战斗室,看来我们至少放跑了一个,营长同志。”
将脑袋同样伸了过来的战士望着车里的内景、开口说道,三名党卫军装甲兵车组分散在三个不同的位置、姿势各异,或是趴着、或是躺着、或是靠着,但却没有一个还是带喘气儿的,显然早已暴毙在了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多时……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全都是因为马拉申科下令发动的那场旨在把德国佬驱逐出阵地的有限反攻。
先手拿掉了废铁男这根眼中钉的马拉申科彻底甩脱了肩头最沉重的负担,但依靠着虎式与黑豹支撑下的德军却仍不认为自己必败无疑,依旧不肯主动退出而继续死赖在阵地上不走。
你不愿意走,那好,老子他妈把你们送走。
一不做二不休的马拉申科直接抄起手边的无线电送话器下令反攻,浩浩荡荡的斯大林重型坦克群撞开了德军坦克的残骸、碾过了倒毙在地的党卫军尸体,将黑洞洞的炮口调转方向对准了近在咫尺的目标开始抵近射击。
威风凛凛的老虎被慈父之力瞬间揍成了加菲猫,而本就在122传家宝面前形同裸奔的黑豹则更加倒霉,一炮一个绝不带含糊地被分分钟送走了一群。
紧咬牙关的骷髅师不愧是武装党卫军顶尖王牌之一,在这即将失败的最后关头仍然像发疯一样和对手拼命死磕。
老虎摆出最大防御角度疯狂输出,黑豹们则全力狂奔,利用强大的机动性试图绕过斯大林重型坦克的炮塔转速、打近身攻击。
但即便是骷髅师的部队使出了浑身解数,就连已经冲上阵地的步兵,都在用集束手榴弹试图炸毁掉那些俄国佬的钢铁巨兽。
但在绝对的正面实力压制面前,战斗的最终结果是不会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失败仍然无可逆转地如大锤一般砸在了骷髅师的头顶。
虎逝豹炸接连不断的骷髅师终于撑不住了,在和投入全部力量发起反攻的马拉申科所部,死拼对刚了不到十分钟后便如潮水般退下,丢下了已经占领的一小块阵地、如同丧家之犬般被撵着屁股打了出去。
一不做二不休的马拉申科决定再疯狂一把,反正天色已经临近日落也不怕这一把会玩脱。
把德国佬赶出了阵地的斯大林重型坦克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铆足了油门继续前冲追在已经败退下去的骷髅师屁股后面暴打。
本想着赶紧撤回去的骷髅师进攻部队,不得不如壁虎断尾一般留下一小波部队来牺牲式殿后。
蜂拥而至的斯大林重型坦克群和山呼海啸的冲锋红军战士们,只花了不到八分钟时间就彻底粉碎了这股不到一个营的骷髅师殿后部队。
当着实力尚存的骷髅师面,马拉申科亲自带人在己方阵地前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上,硬生生吃掉了这伙被抛弃殿后的党卫军,明摆着的严重侮辱行为可以说是把党卫军精锐的脸打的啪啪直响。
也是因为这波猝不及防的反攻实在是来的太快,快到被152神教猛轰、接连打瘫在了原地、着起大火的大象们还没来得及弃车逃生,便被高呼着乌拉的红军战士们冲上前来团团围住。
“手榴弹!往里面扔手榴弹!不用给这般杂种留情!杀光他们!”
己方的重型坦克被一辆辆击毁的悲壮一幕,可是被带队的瓦洛沙少校真切地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恨透了这几辆奇形怪状大铁皮盒子的瓦洛沙少校,几乎是咆哮着向保护自己的贴身警卫战士们下达了命令,他必须要让这群狂热的呐粹党徒走狗付出应有的代价。
不要钱一般的手榴弹如同下雨一样飞了出去,准头虽然不一但必定会有手榴弹能顺着逃生舱门飞进车里。
动作稍快一点的废铁男车组侥幸跟着大部队一起败退了下去,但余下的大部分却直接被按死在了车里、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丢进车里、在密闭空间内爆炸的手榴弹仅仅一瞬间的功夫便要了他们的命。
手扶着逃生舱门边缘位置的卡拉莫夫没有亲自上到一线,前方战事的激烈都是他通过望远镜和他人的描述所获知的。
但仅从眼前这歪七扭八、死了一战斗室的党卫军装甲兵尸体来看,卡拉莫夫估计那些传言中的战斗描述只怕是所言不虚、基本八九不离十。
“没有弹药殉爆吗?呵,这帮德国佬到底是把运气都用在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卡拉莫夫不知道当时战斗室里被扔进来了几枚手榴弹,但总而言之确实是没有引发弹药殉爆。
车内的温度早已和外面的夜晚一样降低到有些如装甲板一般冰冷,装甲舱壁上悬挂着的弹药架里有几发打剩下的定装88毫米炮弹。
手榴弹的破片虽然在炮弹外壁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划痕、甚至是还有一些被烧灼过的乌黑痕迹。
但这辆已经凉透了的废铁男确确实实不曾发生过弹药殉爆,战斗室里倒毙的几名党卫军装甲兵尸体基本还算保存完好,钻进战斗室里的卡拉莫夫甚至已经开始搜刮起有价值的东西。
“勋章、勋章、还是勋章,这党卫军杂碎到底有多少勋章?一点用都没有的破烂。”
“手表?该死,已经被炸坏了……”
“这个还不错,口袋里还有三包烟,嗯…..不是马粪味儿的包装。”
搜刮的同时也不忘干正事的卡拉莫夫又看了看战斗室的内景和设备情况,遗憾的是因为那几枚丢进车里的手榴弹爆炸缘故,卡拉莫夫所能找到的所有光学观瞄和脆弱的机械设备几乎没有完好的。
唯有那门更加巨大、方可容纳下更长新型炮弹的长88主炮炮闩,看起来还算是相对完好没怎么受到破坏,毕竟这可是整个战斗室里最为坚固厚重的东西,手榴弹想把这么厚的炮钢炸烂还真有点不太现实。
“看起来还行,以后估计能用来做射击试验,就算把这东西拆下来单独运走也算有所收获。”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