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1a6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騎砍 txt-第七百九十章 正鑒賞-vfyg3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是夜,平乐观。
议事大厅里,田信双臂怀抱望着沙盘,这是一座西起葱岭东到瀛洲,南北囊括了北冰洋、南洋岛域。
如果没有意外,现在岭南已经开始战争动员,将以横海军为前锋,沿着交州海湾向南直趋各岛。今后半年的时间里,将会在各岛设立据点修建围楼设施。
赶在明年台风期到来前,横海军主力战舰会携带战利品返回南海国;休整三月,再次向南洋进发,输送补给、兵员,然后再把轮番的兵员、战利品带回来。
如此循环,就能从南洋获取源源不绝的奴隶人口、珍贵硬木、各类宝石,地方特产。
十几年、二十几年的时间细心拓展,南海之利输送岭南,自能加速岭南的开发。
哪怕土质不好,也能通过石灰、鸟粪,南洋岛域焚烧的草木灰进行改良。
需要一千多年世世代代农民含辛茹苦改良、培育的土壤,可以加速到百年以内。
可惜,现在这个计划可能会受到干扰、破坏。
岭南从南洋收获的资源是很丰盛,如果再兜售奢侈品、珍稀物品到江都,就能两头汲取资源,加速岭南的开发、孕育。
不过就现在的岭南,已经不是朝廷可以啃动的。朝廷不向岭南动手还好,若是动手,岭南自会挑起湘州、南中的动乱,令朝廷得不偿失。
所以目前只能放养岭南,任其先发展。
田信目光又移向雒阳、山西之地,不能再拖了,明年秋收前必须拿下山西、雒阳。
山西,不仅仅是河东郡、平阳郡、太原郡,还有雁门郡、代郡、云中郡。只要拿下山西,就能与司马懿的幽云六镇接壤,到时候与司马懿就好谈判了。
河北平原,很适合包饺子。
可怎么才能吃到这个饺子?
这个饺子一口吞到肚子里,河北魏军、关东四州的汉军主力相当于一网打尽。
不对,曹叡不可能硬顶汉军,所以关东汉军不可能去征战河北,哪怕自己进兵包围邺都,关东汉军也不会主动去河北平原。
所以,包饺子合理位置应该就在河东,围绕河东盐池展开。
因此,朝廷断掉关陇的盐路……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北方战事焦点,不在雒阳,不在邺都,就在河东的盐池。不管是河北魏军,还是关东汉军,都会合力进驻河东,堵死自己获取盐池的通道。
以己方的调兵速度,能在关东汉军主力抵达河东之前,横扫赵俨的河东守军,先拿下盐池。这样的话,关东汉军就很难调动起来,会让战事陷入相持阶段,反而不利于统一。
关陇的食盐储备可供军民半年使用,算上夏州各种小盐井,凉州的一些食盐产出,自己食盐能撑到明年夏秋之际。
如果降低民间食盐供给,保留足够的战备食盐,那么军用食盐可以支撑三年。
这已经很宽裕了,只要能撑到明年冬天,就能解决问题。
今年冬季做出全面进攻河东,夺取盐池的姿态,足以迫使河北魏军,让他们追随曹叡加速融入汉军,形成表面的归附、易帜。
那么,明年冬季河北、关东的主要兵力都会集中到河东一带,以抢占地利。
正好,以己方骑军的绝对优势一举断掉归路,围困迫降,那整个北方的战事就算结束。
一年半,解决北方。
这一年半,必须堵住南阳通道,不能让江都的朝廷主力军通过南阳,否则前军、中军、卫军干预中原战场,会破坏自己诱敌、集中到河东郡,包个大饺子的设想。
岭南已经有既定的发展规划,贸然调头北伐江都,有鸡蛋碰石头的嫌疑。
所以这场与朝廷的全面对抗,岭南置身事外即可。
岭南不动,那江东的诸葛瑾、关兴就有理由按兵不动……他们需要防备岭南与贺齐的夹击。这个理由很充分,也是必须要考虑的。
江东降臣普遍去了岭南,再加上江东名将贺齐驻军上游,一起夹击,根本不是关兴、诸葛瑾能抵挡的。
江东境内又有三光道信仰流传,江东士兵又早被自己杀破胆魄;而关兴麾下的东府兵精华,又在汉口夜战里被关平赔了大半,现在的东府兵对待自己的态度是复杂的,是可以争取的。
同时,因北方战略更重,自己不可能调关陇军队返回南阳配合岭南方面夹击江都,这个粮食输送损耗太大了,也不利于关陇威慑周边。
所以南方暂时打不起来,田纪守邓城、宛城两座坚城,还是没问题的;武昌的贺齐进攻力量不足,自守也是没问题的。
丞相不会干看着,或许益州的后军、南中军、益州军也会调动,积极参与全局对抗。
后军镇压益州不会轻动,南中军、益州军很有可能跟着丞相出益州,至荆州等待新的部属。所以江都方面的机动兵力有五支,卫军、前军、中军、益州军、南中军,总兵力约在十二万、十三万。
拖到后年,进行全面动员后,这五支军队的规模可以达到二十万。
受限于铠甲储备,真正能参与一线搏杀的甲兵规模不会有较大幅度的变化,不管今年冬天,还是明年的冬天,江都那里实际参与搏杀的甲兵规模始终在七八万左右。
只是军队的规模越大,携带的补给辎重就越充足,可以打准备更充分的仗。
可征用丁壮人口越多,对农业的破坏、干扰就越大。
所以这一仗打完,荆州、湘州、益州的这些年休养恢复的成果就会倒退,会跟关中、江东持平。
饥荒、疾病肯定会蔓延,第一波损失的,恰恰是这几年出生的婴孩。
江都集结重兵,短期内并无什么好担忧的。
关平、赵累汉口兵败实在是太惨,加上江东归顺……所以朝廷手里并无什么水军力量;目前湘江、长江流域最为活跃的水运力量是北府的,是徐祚旧部。
这意味着老丈人想再打一场襄樊之战,也会缺乏水军优势,无法对北岸发起有效的进攻。
反而己方水军优势,一旦襄樊地区开战,别说襄阳,就是江都一带,都在己方穿插、破坏的范围内。
没有优势水军,那长江这条运输干线对朝廷来说就是死亡线。
大军出征,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借助水运便捷,还要处处提防。
因此江都要跟自己开战,首先要有一支可靠的护航水师。
所以,今年益州方面不会有大的动作,只会乘着目前还未全面对抗,会竭力向江都运输粮食。
等明年,朝廷有了新的,可靠的水师,才敢动手。
田纪、贺齐还有最多一年的时间做战争准备,足以经营出铁通一样的阵地。
特别是田纪,南阳驻留府兵虽说有三分之二迁徙到关中……可他们的铠甲军械依旧留在南阳。
铁甲、皮甲三万余套,足够田纪守住南阳。
思想前后,还是决定先吃河东的大饺子。
就欺负江都目前缺乏战舰,不敢率先翻脸;也吃定了朝廷死抓着盐路不肯放手这一心理。
做出决定,他转身拿到朱漆笔,将沙盘上邓城的邓字抹除,在边上写出一个血色的樊字。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