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uat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584章 北上讀書-lipxu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9年,9月16日,霜降,辽东郡,盖县。
一艘吐着烟柱的小蒸汽船拖着一连串小船,在盖县大清河的一处小型支流上行驶着。
“还行嘛。”蒸汽船上的徐云抽了抽鼻子,“拉了差不多五十吨了还能动,也算不错了。”
这是一艘由闪光级船体加装蒸汽设备而构成的蒸汽船,比起江级要简陋太多,但是吃水更浅、活动起来也更灵活,能够进入一些通航条件很差的小河,最重要的是成本低,所以用得还挺多的。不过小船装上庞大的锅炉和煤堆之后也没剩多少空间了,所以本身负载不了太多货物,只能在后面挂上装着货物的无动力驳船拉着走。现在它后面挂着两艘平底驳船,装了一堆粮食、衣物、农具、建材、武器等货物,负载不轻,但差不多也有个五节航速,运力以旧标准评判可算“惊人”了。
所以,这型船才被徐云管理的总后勤部选中,装备到了下辖的“战略后勤旅”中。
战略后勤旅是东海武装力量中唯二的常设旅级编制之一(另一个是受建设部指挥的铁道旅),顾名思义,就是为前线军队输送后勤的部队。虽然有旅这么大的编制,但其实常设人员并不多,也就四百多人,主要都是熟悉物流运输的专业军官和军士,等到有需要的时候再填充入其他部队进行护卫或出苦力。在后勤部的统筹下,大部分后勤补给运输任务都是由社营或民营企业完成的,战略后勤旅只负责从仓库到前线这“最后一公里”的运输,所以平时并不需要太多人,搭起个架子就够了,战时可以从其它部分抽调人员来干活。其实本来只叫“后勤旅”的,但是徐云嫌这名字太土气,硬是给加了“战略”二字,还别说,真挺唬人的。
不过别的不说,自从当年徐云上了总后勤部部长这个位置,几年下来确实把东海军的后勤工作整理地井井有条。他在总后进行了制度化和正规化建设,如何采购物资、如何建设仓库、如何装卸管理及盘查物资、如何根据需求量预测库存、如何经海陆运输、如何在护卫力量和损失率之间取得平衡、如何管理维护马匹车辆船只、发生损失后如何应对等等……都形成了书面规则记录下来,有迹可循。这几年的后勤工作,不说毫无纰漏,但总的来说是让军方非常满意的。
今天他出现在这里,是为了给盖县地区的“辽东生产建设兵团”输送一批补给品。这个任务本身级别不高,不需要他这个部长亲自操持,但向北开拓、后勤等一系列事务关系到大战略,他必须跟着实地跑一趟,自己心里有底才行。
全体大会在向黑龙江流域派去开拓队的同时,也没把希望全放在他们身上,而是两路齐出,还派了一支约莫千人规模的便装屯田部队,自南向北蚕食辽东,也就是这所谓的生产建设兵团了。
东海国之前在北方堡(后世大连南部)已经建设起了相对稳固的基地,不过那边面积不大,主要以林业为主,耕地开辟出了一些但不多,发展规模是有可预见的限制的。辽东半岛看着面积不小,但是中央基本都是山地,易开发的地区并不多。所以他们建设第二个基地的时候,跳过了北方堡的邻近地区,直接北上170公里,在半岛西侧北缘的故盖州地区落了脚。
盖州原本有三座城,分别是州治顺安县城(后世青石岭镇高丽城)、东方山岭中的汤浅城和南方沿海的熊岳城,现在后两城都已荒废。这三座城址都没有引发东海人的兴趣,反倒顺安城与熊岳城之间有两块盆地不错。这两块盆地也就是后世的盖州市区和鲅鱼圈区,三面环山一面靠海,易于防守,好好开发的话能有三十多万亩耕地,足够前期利用了。只要把这个据点经营好,那么往北翻过山就是广阔的辽东平原了,未来大有可期。
今年夏天,辽东生产建设兵团就进入了这片地带,开始开荒、建堡、整修基本的水利和道路。而这等荒芜地带,民间的运力是很难抵达了,所以战略后勤旅就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为他们输送补给的任务。这个任务涉及到陆-海-内河运输,对战略后勤旅也是一次考验,因此等到天气凉下来之后,徐云也亲自乘船过来,视察当地的情况。
见他对此船表示了赞赏,他身边的王世明接茬道:“可不是么,这艘拖船装的是洪流-240,用了210mm缸,制动功率20kw……倒是不高,但每分钟足有240转,更能适应这种浅水小直径螺旋桨的工况。”
王世明二十多岁,身穿一身典型的陆军军装,挂着中尉军衔,身材高大,英气勃发,看上去和普通的年轻军官没什么两样。但周围的人却一直有的没的对他表示莫名其妙的尊敬,因为他并非普通军人,而是一名股东!
他是谢爱莲老师的孙子,当初偶然被奶奶带上了东海102凑个热闹,结果就不幸卷入了穿越事故。当时他才10岁,经过14年的成长,现在也是一个帅气的大小伙子了。与他境遇类似的小孩子还有16人,不过其中大部分当时年岁太小,与穿越后才出生的其它二代除了天然具有股东身份也没太大区别。只有王世明等少数几人尚具有21世纪的记忆和自我认知,对于成年股东们来说,他们是具有特殊情感的“下半代”。也正是因此,这十多年来,股东们一直不遗余力对这些孩子进行培养,轮流授课,严苛要求,好不容易得到一点肉都喂给他们吃……而到了现在,大多数股东都已步入中年,其中已经有十余人因各种原因离世,这就更加剧了他们的紧张感,也让王世明等人的担子更重了起来。毕竟,等到第一代股东大多数撒手人寰之时,他们就是关键的承上启下的一代啊!
所以,王世明从去年开始,也被从象牙塔中赶出来,下到第一线亲身体验实际工作,毕竟温室中是培养不出什么人才的。今天,他就轮到徐云这儿来了。
王世明小学时数学成绩不错,经常考一百分,因此小时的教育就偏重理科,左武卫、季国风等人轮番上阵,把平生所学倾囊相授……不过王世明毕竟只是普通人,虽然有如此好的待遇,但是悟性还是不能与发掘出来一众本土天才比(比如居然有几个中学生能把微积分融会贯通的),学术上就不用指望有太多长进了。但他的老师们也没指望这一点,教学方向更偏向于“通识”而非“精深”,只要让他在各领域都知道一点,等到以后遇到难题知道该去大图书馆哪部分查就行了,不需要成为真正的专家。虽说如此,但与不少东海新兴知识分子暨受益阶级一样,“先进的科学知识”已经成了他们身份认同的一部分,对于王世明等人来说尤其如此。因此至少在表面上,他表现出了对于机械知识的狂热爱好。
“哦?”徐云往后看了一下,“240转,这比旧机器高了一倍啊,不会坏吗?”
“不不不,”王世明摇了摇头,“机器磨不磨损,看的是相对运动的线速度而不是角速度。您看,两个气缸,一个行程150毫米,另一个300,如果转速相同,那么后者活塞移动的速度就是前者的两倍,这个速度才是决定磨损的主要因素。经过我们的测量,线速度在每秒3.5m之前的磨损都是可以忽略的,而这个线速度足以支持150mm的缸达到500转或者1000毫米的缸达到100转。比起来,洪流240的这个转速绰绰有余,要不是锅炉不够用,甚至超频到300都没问题呢。”
徐云笑了一下,对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好啊,小轩,学得不错嘛,我看过阵子都能去工业部接班了。”
王世明不好意思地脸红起来:“哪里,我和前辈们还差得远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