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i5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展示-c5iyh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五千字大章。
…………
长孙无忌没有迟疑,召集了浩浩荡荡的人前往二皮沟。
他已想好了,先给陈正泰一个下马威,而后想办法威胁利诱。
就算陈正泰不肯服软,难道他们陈家其他人就不慌?
长孙家族真不是吃素的。
跟来的人不少,一辆辆的车马,除了长孙家在长安任职的二十多人,还有四五十个平日长孙家族的门生故吏。
这些人都是朝中的大臣,一听长孙无忌的召唤,就立即来了。
个个义愤填膺,表示一定绕不了陈正泰那个小子。
他们这些人,充斥在各部,可能平时不显山露水,却没一个是好惹的。
就这么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交易所。
交易所里,许多商贾正各自在茶座里是施施然地喝着茶。
一进了这交易所,长孙无忌气咻咻的样子,一脸不善,当先便有人问:“这位相公是谁?”
“陈正泰在何处?”长孙安世冷着脸厉声道:“将他叫出来。”
长孙无忌则眯着眼,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有气势!
没错,我长孙无忌不是来跟你陈正泰讨价还价,是来找你算账的。
后头一大队人乱糟糟地起哄:“将此贼叫出来,我要看看,谁敢在长安这样的张狂。”
“陈氏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哼,老夫忝为刑部主簿,略通一些刑律,今日正好想和这陈正泰说道说道。”
伙计一脸诧异,随即神情显出了凝重。
茶座里的人,也纷纷感受到长孙无忌等人的身份不一般,方才还沸腾的交易所,莫名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伙计自是不敢造次,硬着头皮道:“我家公子,在二楼与朋友们吃茶……”
长孙安世振臂一呼:“走,上二楼。”
于是大家在长孙无忌的带领之下,呼啦啦的涌上二楼。
为了表现出长孙家族的不屈,而且绝不愿妥协的态度。
长孙冲,冲在了最前。
他不过十二岁,可这个时候……已经感受到了家族的艰辛,他要给自己的爹出口气,于是他走在最前。
这伙计带着他们到了厢房门口。
长孙冲跃跃欲试,他决定给里头的陈正泰一点厉害瞧瞧。
于是,气势汹汹的长孙冲直接抬腿,一脚将们踹开,口里狂叫:“陈正泰狗贼,今日你死期……”
砰……
门被撞开。
声振屋瓦。
而后……
长孙冲觉得自己眼前一黑。
却有一个蒲扇大的巴掌朝着他的脸上拍来。
啪!
这一巴掌瞬间打在长孙冲的脸上,清脆而响亮!
长孙冲顿时眼冒金星,头晕眼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孱弱的身子支撑不住,直接朝着门框处飞去了。
啪嗒……
身体撞到了门框,他觉得自己的腰断了,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而后……整个人如烂泥一般的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后头的长孙无忌等人勃然大怒。
这可是长孙无忌的嫡子,是长孙家未来的继承人。
长孙无忌气得发抖,自己这儿子,自己都舍不得打呢,便是在皇帝和娘娘面前,他们对长孙冲也是疼爱有加,这陈家人……真的疯了。
可这时……却听一声震天怒吼:“哪里来的小畜生,敢在这里放肆!”
这声音……很耳熟。
随即……映入在长孙无忌等人面前的……竟是程咬金。
程咬金杀气腾腾,此时摇着自己的手脖子,好像这一巴掌没有打尽兴一般。
长孙无忌懵了,怎么会是程咬金这个浑人?
一旁的长孙安世已是疾步上前,搀扶起长孙冲,长孙冲的一边面颊已是肿得老高,眼睛都睁不开了,扑簌扑簌的落泪:“爹,你要为我做主啊。”
“呀……”程咬金像是刚刚才发现来人似的,上前咧嘴笑着道:“原来是贤侄啊,哎呀,你好端端的来踹门做什么,我还以为是哪一个不知好歹的小畜生呢。打你这一巴掌,是给你一个教训,怎么,我老程还打不得你这小辈了,你爹若是不服,好好好,明日我将我儿送你们长孙家,你们随便打,我程咬金皱一下眉头,便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长孙无忌:“……”
理论上来说……长辈教训小辈是应该的。
而程咬金这个人本来性子就莽,何况还是长孙冲踹门在先,打了还真是打了……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可自己的儿子被打,长孙无忌岂能不气?
长孙无忌是气得哆嗦,他瞪着程咬金,狠狠地道:“程咬金,你这厮在此做什么?”
程咬金又咧嘴笑了,看着长孙无忌和他身后乌压压的人,程咬金乐道:“在等你啊,呀,来了这么多人,好,好得很,都进来,正好有话要和你说呢。”
长孙无忌身后的人方才还雄赳赳的样子,现在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于是纷纷被程咬金叫了进去,一进去……这才发现……卧槽……这满屋子里也是人。
只不过……但凡是有眼色的人都晓得……
这厢房里的人……一个个来头比长孙无忌叫来的这些阿猫阿狗还要狠得多。
没错。
虽然这些人在外头,大多地位不低,哪怕是最差的,也是五六品的官员,是寻常人巴结都巴结不上的。
可是……站在这里……他们真的是阿猫阿狗啊。
李靖、侯君集、李绩、张公瑾,还有那崔家的人,郑家的人,韦家的人,杜家的人……
这一个个……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可以直接和长孙无忌拍着胸脯称兄道弟的。
哪怕是称兄道弟,长孙无忌还得陪着一个笑脸。
于是……本来早就想好了破口大骂的人,此刻都温顺得像是鹌鹑一样,一个个贴着墙站着,不发一言,眼神还很虚。
大佬们说话,是没有他们这些阿猫阿狗们说话的份的。
长孙无忌看着这屋里的一个个人,顿时觉得心有些凉了。
他倒还算冷静,终究勉强挤出了一点笑容,只是这笑容有些难看:“尔等在此做什么?”
“谈一谈正事。”程咬金是个粗人,也不兜圈子,直接打开了话匣子,瞪着长孙无忌道:“就说老夫吧,老夫买了三万四千股长孙铁业的股票,也算是能说得上话是不是?咱们现在推举陈正泰为大掌柜,帮着咱们管理长孙铁业,我来问你,无忌老弟,这合理不合理?”
长孙无忌的心就一下子的沉了下去。
其实程咬金的口气还算给长孙留了几分薄面了,那崔如意年轻,可就没程咬金这般客气了。
崔如意冷声道:“姐夫,你怎么今日说话还文绉绉的?什么合理不合理,还问个什么。我们崔家五十年前,不曾听说过世上有长孙家,今日就一句话,交出长孙铁业所有的账簿,重新查账,所有的大小掌柜,该滚蛋的滚蛋,这长孙铁业,不姓长孙了。”
长孙无忌瞥了一眼崔如意。
他晓得……这是清河崔氏。
想当初,陛下有意下降公主给崔家,结果崔家居然断然拒绝了,可见这崔家是何等的高傲。
可即便如此,李世民也一点脾气都没有。
刚刚还在旁喝着茶的韦玄贞,此时阴恻恻地笑着道:“哎呀……崔贤侄,不要将话说的这样难听嘛,不就是生意吗?无忌贤弟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咱们一起坐下来,喝喝茶,打一声招呼,以无忌贤弟的为人,交出铁业,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嘛。”
其他几人,则是面无表情地瞪着长孙无忌。
而长孙无忌身后的长孙安世人等,虽然人多势众,现在却依旧是一个屁都不敢放。
长孙无忌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敢情陈正泰这狗东西……借花献佛,将我们长孙家的支柱,拿去给这些人分了?
长孙无忌突然感到很绝望,这涉及到的,毕竟是巨大的利益,此时……就不是交情说事的了。
何况长孙无忌平时人缘其实并不好,他做吏部尚书的时候,私心比较重,光顾着提拔自己人了,大家虽然没什么,心里却都膈应,谁跟你讲情面?
“无论怎么说,说破了天,我等也占了大股,按着规矩,自然是大股东说了算,今日我等在此,占据了七成以上的股份,你们长孙家占了多少?我们拿了真金白银来,难道还做不得这长孙铁业的主?长孙无忌,你不要闹到大家面上都不好看,我张公瑾平时是不愿和人上伤了和气的,平日我让你三分,可今天不一样……我花了钱的!”张公瑾杀气腾腾地道。
这家伙也是个狠人,别看平时老实巴交的样子,一副老农的憨厚模样,可若是清楚他的人都会晓得,李世民杀兄弟的时候下不了决心,就是张公瑾最先操的刀子,太子的党羽想要营救李建成,也是他提着刀往’叛军‘里杀了个七进七出。
长孙无忌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竟一句话都说不出。
这时……长孙无忌身后一人笑呵呵地道:“各位将军息怒,息怒……既要讲理,那么不妨……”
说话的这人,显然有些坐不住了,他想有所表现,为长孙相公说句话,毕竟……自己是长孙相公提拔起来的,现在是监察御史……
可他话到这里……张公瑾却死死地瞪他一眼,他的眼神很骇人,仿佛散发着无穷的杀意。
张公瑾面上皮肉不动,声音仿佛自喉间发出,一字一句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说话?”
这御史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毕竟横的怕愣的,尤其是张公瑾这犀利的眼神,竟让他忙后退一步,连呼吸都不敢了。
…………
长孙无忌觉得自己头晕目眩,他心里已清楚,大势已去了。
真的彻底的完蛋了。
此时就算是陛下亲自为他出头,这长孙铁业也定是保不住了。
可恨,陈正泰这个卑鄙小人啊。
何况……他此时意识到了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这么多人入股了长孙铁业,那么……陛下是否也掺和了一脚呢?
是了,陈正泰此人贼得很,这样的好事,既然拉上了这么多人,怎么会少得了陛下?
如此……陛下对这件事不闻不问,甚至还有怂恿陈正泰的样子,答案便不言自明了。
那么就是说……现在大罗金仙下凡,长孙家也得乖乖将这祖产奉上。
如若不然,长孙家在这长安,就将无立足之地。
却在此时,一个熟悉的人影却是冒了出来。
这个人,长孙无忌化成灰他也认得。
不是陈正泰是谁?
陈正泰朝他很是和善地笑道:“哎呀……这里人多嘴杂,大家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还让长孙世伯怎么说话?要不……长孙世伯,我们借一步说话?”
长孙无忌看着他,再看看程咬金等人,居然发现……能借一步说话,比站在这里要好得多。
于是……他沉着脸点点头。
陈正泰将他引至一旁的小厢房里,坐下,早有人斟茶上来。
陈正泰先呷了口茶,而后看着脸色惨然的长孙无忌,随即叹口气道:“长孙世伯,请喝茶。”
“不必喝了。”长孙无忌叹口气:“事已至此,老夫也没什么说的,你要接掌……”
“我不接!”陈正泰斩钉截铁地道。
长孙无忌一愣,随即看着陈正泰。
陈正泰道:“我忙得很,既是东宫少詹事,而且陈家还有这么多的家业要打理,长孙世伯以为我很清闲吗?当然……接手还是会短暂的接手几个月的,在这几个月之内,我会整肃整个长孙铁业,而且还要引进新的开采方法,引入新的冶炼设备,力求使这长孙铁业的水平更上一层楼。”
“几个月之后,长孙铁业的产量至少可以大涨五成,而成本……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可以降下两三成,只要铁价恢复到原先的水平,我想这铁业的盈利,至少可以增长一倍以上。至于股价……非但会回到原先的水平,甚至还可能继续增长,将来一旦对钢铁的需求大增,甚至这股票翻上一两倍也未尝没有可能。”
长孙无忌不禁苦笑,陈正泰这家伙……能挣钱这一点,他是无法否认的。
陈正泰随即道:“世伯手里还有一成五的股票,只要这长孙铁业蒸蒸日上,将来世伯自然也会财源滚滚。”
“不只如此……等我退下来之后,这长孙铁业,依旧还会交给世伯来打理,我陈家这里占了一成股,太子和遂安公主这里也各自占了一成,因此,只要我和太子、遂安公主鼎力支持世伯,那么就有近半的股东支持长孙家继续执掌长孙铁业,其他人就算想要反对,除非其他所有的股东全部联合起来才成,可是……这几乎没有可能。”
长孙无忌不禁一愣。
不过他是何等聪明的人,陈正泰的话里已经很明白了。
只有陈家‘鼎力支持’,长孙铁业才能让长孙家继续执掌。
而一旦陈家不想支持了,以陈正泰现在对长孙铁业的把控,也可以随时让其他人来执掌,陈家支持谁,谁就是长孙铁业的主人。
这长孙铁业乃是长孙家族的祖产,让外人执掌,不但面子上过不去,长孙无忌心里也无法迈过这道坎。
陈正泰眉一挑:“世伯认为我所提的条件如何?”
长孙无忌点头,他心里略略好受了一些,毕竟……他刚才从地狱里走了一圈,本来已经做好了彻底被整死的打算,而现在……陈正泰却又给了他一个甜枣。
长孙无忌当然清楚,陈正泰这个家伙,玩了一个把戏,长孙家依旧损失惨重,可陈正泰如今给了他两个选项,要嘛全输,要嘛投降输一半。
既然只输一半,干嘛还硬顶着呢?
顶下去就是和宫里以及整个世族为敌,长孙无忌知道这里的后果。
虽说还是心疼得厉害,他还是艰难点了头:“若能如此,那么可以接受。”
陈正泰满意地笑了:“那么请世伯喝茶。”
长孙无忌没有犹豫,一口茶喝尽。
他心里明白,喝下了这口茶,无论长孙家损失再惨重,也必须化干戈为玉帛了!
因为陈家掐住了长孙家的咽喉,想要继续控制长孙铁业,就不得不让陈家一直支持下去,一旦失去了这样的支持,只有一成半股份的长孙家,根本没有足够的话语权。
“此茶,味道不错吧,哈哈……若是世伯喜欢,明日送几百斤到贵府上,这可是天下最好的茶叶,寻常人可是吃不着的。”
长孙无忌挤出笑容,只是这笑还是有些苦。
敢情到了现在,自己不但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被人死死的掐住了喉咙,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地进行妥协,怎么算……怎么都吃亏啊。
“这一次……算你厉害。”长孙无忌由衷地道:“老夫心服口服。”
陈正泰则是微笑道:“上天是公平的,他赐给了我陈正泰智慧和英俊的相貌,也给世伯赐下了一个好妹妹。”
听到这里,长孙无忌又想翻脸了。
这是侮辱老夫没有智商,全靠自己的妹妹才有今日吗?
…………
通宵码出来的一章,然后还有修改,所以才这个点更,老虎去睡了,真的老了,熬夜后就晕乎乎的!顺便再求点月票,谢谢了哈!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