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ygv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靈器復甦 愛下-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掌控道鞘的計劃熱推-bwwnb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风的血,可以掌控所有的灵器!
老爷子和季阿公都和他说过,他的血非常特殊,任何灵器只要沾染到他的血,顺利让他的血融入到灵器的内部,他就能够掌控住那件灵器。
那种感觉就好像把这件灵器当成了是他的情感意识幻化而成的。
如果说每一个穿越者,都是幽老怪的一件灵器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可以干扰这件灵器!
“不能掉以轻心。”
这个念头虽然让辰风有些兴奋,但他还是没有冒失。
因为每一具道鞘,都是幽老怪用阵法绑定的一件灵器,换句话说,那些穿越者哪怕是灵器,也是受幽老怪掌控。
幽老怪比他强太多,按照辰风的修为,他就算用自己的血注入到这些道鞘中,也很难与幽老怪争夺控制权,甚至还有可能会被幽老怪反制!
不过他脑海里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
因为幽老怪不是真正像寻常镇灵师封印灵器一样,去封印这些穿越者的道鞘。
镇灵师封印灵器,是与灵器建立联系。
而幽老怪只是让道鞘与不周山建立联系,然后靠着不周山来掌控这些穿越者。
这样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他准备尝试把自己的血融入到这个石台中,让自己的血沿着阵纹融入到更多的道鞘之中——融入到那些穿越者附着的那些现代人的身体里。
先给这些道鞘埋下种子,等他实力到达永生境的时候,再让这些道鞘的种子生根发芽,也许就足够与幽老怪抗衡!
“得先确定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才行。”
辰风很谨慎,因为这个阵法毕竟是幽老怪设下的,幽老怪修为强大,实力滔天,能够把其他六位永生境的守护者都给困到历史,又岂是泛泛之辈?
他打算先找一个人来做实验。
天通境和永生境的高手,就不去想了,最好是实力比他要弱。
辰风站了起来,把目光落在了正在帮忙处理道鞘问题的勾川身上。
勾川是一个穿越者!
也是一件特殊的灵器!
“就你了。”
他必须先确定,看自己能否用这个办法控制住勾川!
——
勾川正在与一个手臂血流不住的穿越者沟通,这名穿越者取代的是九州的一名八荒氏,他的皮肤裂开了一条伤口,伤口没有办法愈合。
勾川控制着阵法,把他全身都给笼罩住,那些阵纹正在他身上不停地游走着,寻找着不契合的地方。
“戎节,这个道鞘和你的契合度只有五成左右,已经到了临界点,你得换一具道鞘了,否则在外面一旦出差错,没有道树的保护,你就会被绝地天通给抹杀。”
勾川审查着戎节的身体,那些阵纹在他体内游走着,然后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
戎节的身体,契合的地方,没有阵纹反应,但不契合的地方,就有阵纹冒出来,就好像是一个到处漏气的皮球,全身哪里有缺口都展现得一览无遗。
戎节本身是一名化窍期的高手,而且看上去实力还很强大,但这具身体的主人,是炼神期。
“我前天才注意到有一具道鞘,和我契合度高达九成,是一个化窍期,他到现在还不肯放弃自己的身体。”
戎节脸色阴沉,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那你得自己想办法了,如果不赶快找一具道鞘,你就需要回到道树上去,不然有被抹杀的风险。”
勾川打量了一番戎节的这具道鞘,疑惑道:“我记得你这具道鞘的名字叫做穆义,是那个穆弘的儿子?”
“对,当初以为这是一具好道鞘,直到我遇到了这具道鞘的父亲,才发现他父亲更合适,但我那时候为了得到穆义这具道鞘,珈苛南把穆义的母亲杀了他才妥协,现在没有办法威胁穆义的父亲了。”
戎节很懊恼。
勾川说道:“能够威胁穆弘放弃身体的人,不就是你这个儿子吗?”
“我可不是他儿子!”戎节一脸煞气地说道,“这个年代谁有资格当我老子?敢自称我老子,我不宰了他!”
戎节的自尊心高得很,上古年代的人大都瞧不起这个时代,即便继承了对方的所有记忆,他也不会真的就当作这个年代的人了。
“你是不是傻?苦肉计不会使用吗?”
“什么苦肉计?”
戎节自尊心很高,但是脑子有点迟钝,不是很明白勾川的话。
“所有人都用这套方法,你居然不知道?你穿越的时候,能不能把脑子也带上?”
勾川看上去很不耐烦。
戎节被骂得有些憋屈,脸色涨得通红,他一直都是崇尚暴力解决问题,拐弯抹角耍计谋他根本就玩不来。
但勾川身份比他高,还要倚仗对方处理道鞘问题,就没有敢还嘴。
“你去找珈苛南帮忙,上次珈苛南帮你搞到这具道鞘,他会明白怎么做的。只要珈苛南威胁要杀了你,穆弘为了救儿子,会妥协的。”勾川说道。
“那我要做什么?真站着被珈苛南杀吗?”戎节憨憨地问道。
“你怎么这么蠢?演戏你不懂吗?你就装作害怕的样子,在旁边哭泣,喊着‘爸,我不想死啊,快救救我’之类的话,这还要我教你吗?”勾川说道。
“好——吧。”
戎节不情愿点头。
勾川一挥手,八卦阵带着戎节从房间里消失。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要不是看在你天生蛮力,又有着特殊的能力,真不想把穆弘这具道鞘分配给你。”
勾川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处理完戎节的道鞘问题后,没有穿越者再找他,有些问题那些人可以在修道场里用阵纹自行解决,他可以忙里偷闲一阵子。
——
“卑鄙!”
单靖安愤怒地盯着勾川。
“那个穆弘,是北海祖吗?”
辰风在显龙山的时候见过北海祖这个人,但并没有太多的交情。
“对,他也是坚决要守护这个秩序的人,当初和我们一样,没有同意贺文的话,然后因为袖子上的扣子没扣紧,就被贺文撤去了北海祖的职位,现在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易清河担忧地说道。
“他情况很不好,不像我们俩孑然一身没有后代,他有家室,这个穆义是他的独子,我听说前一阵子他妻子生病去世了,他都不被允许去处理后事。”
单靖安很愤怒,“我还在想老嫂子到底怎么回事,好歹也是化窍期的高手,精神矍铄,又有灵器,哪里那么容易生病,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被杀了!一群没人性的畜生!”
穆弘一生勤勤恳恳地管理着九州,身为四海之一,能力和天赋在九州都是一流的,没想到会落得这个下场。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