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xq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田園-第五百一十章 做夢娶媳婦-dy8de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白日梦,说的就是约翰森现在这种状态。关键是刚才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即便明明知道是虚幻,可是也不愿意醒来。
“来呀,咱们先把首富先生抬到猪圈里去,叫他清醒清醒。”田小胖乐呵呵地架起了约翰森的两个胳膊。
包二懒和大明白也十分配合,各自抱起约翰森的一条大腿。
“哦,你们不能这样对待首富——对待我这样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约翰森这回是彻底清醒了,手蹬脚刨的开始挣扎。
这货比较胖,大明白和包二懒还真有点撑不住,结果咣当一下,约翰森的屁股重重蹲在炕面子上,算是彻底把他给疼醒了。
“刚才到底咋回事,躺地上就睡着了呢?”田小胖虽然心中有了猜测,但是还必须确定一下。
约翰森回忆一下:“我在棚子里看到一只黄鼬——”
包大明白使劲一拍大腿:“俺就说是被黄皮——黄大仙给迷了嘛!”
没你啥事,先别掺和——田小胖勾勾手指,把窗台上的黄三狼叫过来:“那你瞧瞧,是不是这只?”
啊?约翰森吓得一激灵:“就是它,脑门上有个白色的斑点!亲爱的小胖,这只黄鼬会巫术,能叫人产生幻觉,快点把它赶出去!”
旁边的包二懒接过话茬:“那不正好,你还可以继续做世界首富的美梦。”
咔咔,黄三狼则朝着约翰森直呲牙,那小白牙溜尖儿溜尖儿的,咬一口肯定挺疼。
约翰森连忙往后躲了躲,然后就把刚才的情景讲了一遍。他也稀里糊涂的,就记得当时闻到一股甜香的气息,然后剩下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可败瞎掰涅,黄鼠狼放屁,从来都是臭滴,咋到你嘴里,就变成香饽饽涅?”包大明白是打死也不信的,急赤白脸地跟他掰扯起来。
包二懒也在一旁作证:“你这家伙,咋还不知香臭呢?”
这就有点损人了,不知香臭这个词儿,在当地一般表示不知道好歹的意思。
“难道我还能撒谎吗?”约翰森也有点急了,抽冷子一个扫堂腿,朝着黄三狼扫过去。
黄鼠狼多灵巧啊,蹭一下蹿起来一米多高,躲过约翰森的冷脚。等到落到炕上之后,黄三狼也怒了,只见它身子一挺,两只前爪着地,身子和后爪腾空而起,竟然来了个倒立。
小样,还会玩倒立呢——田小胖连忙掩住鼻子。
然后,一股香甜的气息,快速在屋子里弥散开去。
“你们都闻——”约翰森没等说完呢,又咣当一下,躺倒在炕上,脸上,又一次浮现出那种满足的微笑。
这一次,还有做伴儿的呢,包大明白和包二懒,也都横躺在炕上。同样的,脸上也带着无比满足的笑意。尤其是包大明白,都笑出声了,那家伙,咯咯的。
田小胖也多少嗅到了一丝这股气息,瞬间觉得脑袋里面一晕。不过呢,他的抵抗力可强多了,晃晃脑袋,体内的熊能量很快就驱散了入侵的毒气,眩晕感也消失不见。
“三狼啊,你小子出息了,黄鼠狼变香鼠子了?”田小胖已经确定,刚才确实是黄三狼发动了毒气攻击。可是他搞不懂的是:别的黄鼠狼放屁,臭气熏天,怎么到了黄三狼这里,就变味儿了呢?
接连放了两炮之后,黄三狼可能也感觉到体内有点空虚,于是朝田小胖咔咔叫了两声,就窜出屋子,直奔棚子那边奔了回去。
瞧瞧炕上睡着的仨人,田小胖就追了出去,跟着黄三狼,一直来到储存狗尿苔的棚子里。
这海量的狗尿苔,当然有一小部分是从黑瞎子屯采集的,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田小胖从宝珠里面兑换出来的,反正这玩意也花费不了多少能量。
看到黄三狼爬到一个大麻袋上,然后嘴里又习惯性地从缝隙里面叼出来一根细长的狗尿苔,在嘴里嚼着。
食肉动物的牙齿,跟食草动物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并不适合咀嚼植物,所以黄三狼嘴里鼓捣了半天,这才把狗尿苔咽下去,然后,又拽出来一根,继续嚼。
田小胖抓抓后脑勺,有点搞明白了:问题呢,还是出在狗尿苔上。看样子,黄三狼闲着没事,每天可都没少吃这玩意。估计在身体里面经过消化,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本身,狗尿苔素就有一定致幻的功效,很可能又经过黄三狼的转化之后,功能得到了强化。哈哈,要想睡得香,就找黄三狼!
这个世界,实在太奇妙了,田小胖觉得,等把这些狗尿苔运走的时候,一定要给黄三狼留一麻袋当零食吃,瞧瞧这家伙最后到底能演变成什么样。
“二懒,吃饭啦——”大门外传来一声声吆喝,开始声音还挺温柔的,到了后来就变调了:“包二懒,你个死鬼,死哪去啦,不回家吃饭!”
田小胖一听,乐呵呵地应了出去,老远就瞧见了包二懒媳妇在那嚷嚷呢,于是挥挥手:“嫂子来了,二懒在炕上做美梦呢——估计正做梦娶媳妇呢。”
“他敢!”二懒媳妇知道是玩笑话,也乐呵呵地跟小胖子打个招呼:“你个呀,天天放猪也怪辛苦的,肯定是累了,想躺炕上歇一会,结果睡着了,俺叫他赶紧回家吃饭,下午还得放猪呢。”
自从她被从娘家接回来之后,小日子越过越红火,包二懒都变成包二勤了,所以,二懒媳妇这日子也越来越省心,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一起进到屋里,看到炕上乱七八糟躺着的三个人,二懒媳妇也是一愣:咋都累这样呢?
田小胖朝着仨人点了点,这哥仨伸着懒腰,慢慢醒过来。包二懒满脸幸福的微笑,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嘴里还嘟囔着:“真好,嘿嘿,这梦做的太美了,新娶的媳妇更美——可惜,刚入洞房,咋就醒了涅?”
啪,脑门子上就挨了一巴掌,随后,一声大吼传进耳朵里:“包二懒,你个挨千刀的,做梦娶媳妇是吧,那老娘就跟你离婚!”
包二懒激灵一下从炕上坐起来,看到自家媳妇气冲冲地往外跑,他也慌神了,跳下炕就追:“媳妇,败生气啊,俺做梦娶的还是你——”
后边,包大明白也追了出去,手里还拎着一双鞋:“二懒涅,先把鞋穿上——谁知道你梦到滴是哪个电影明星,反正你媳妇,长得还是比较一般滴,没你说滴那么美。”
这老小子,关键时刻捅刀子。包二懒回头从他手里把鞋抢过去:“大明白,回头俺再跟你算账——”
说着,一溜烟跑着撵自家媳妇去了。
“嘿嘿,跟俺斗,二懒你还是比较嫩滴。”大明白乐得眉开眼笑,冷不丁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然后就听到田小胖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明白叔啊,你刚才做滴是啥美梦啊,都乐出声涅?”
包大明白眨巴两下小眼睛:“这个,还怪不好意思说滴——”
田小胖也来了兴致:“明白叔,你也不会是做梦娶媳妇呢吧?”
“你才做梦娶媳妇涅——你不用做梦,马上就要娶媳妇——俺是梦见成了大神医,那家伙,看病的人才多涅,从黑瞎子屯一直排到镇子里!”
包大明白一脸憧憬地说着,说着说着,自个又无奈地摇摇头:“再美滴梦涅,他也还是梦,小胖啊,这人还是得踏踏实实干实事滴。俺决定涅,就从红菇娘治糖尿病开始,走上俺滴神医之路!”
明白叔,这回你才是真明白呢!田小胖也朝他竖竖大拇指,相信,有熊能量的神奇功效,包大明白的愿望没准真能实现。
“亲爱的小胖,你们说的红菇娘和糖尿病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又发现了一种新药?”约翰森也彻底回神了,他敏锐的职业触角,又伸了过来。
田小胖拍拍他的肩膀:“首富先生,你就别跟着掺和了。你的任务,就是没事天天在家数钱玩。”
约翰森也被说得老脸一红:“还是明白先生刚才说的对,有梦想,更要为了梦想而努力。”
行啊,这么快就梦醒了,你比贾宝玉强多了——田小胖琢磨一下,觉得既然约翰森已经代理了狗尿苔素,反正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于是,就叫包大明白跟他说说,毕竟,这个是大明白最先发现的,田小胖可不想抢功。
包大明白也来劲儿了,大脸盘子上神采飞扬:“这个事情涅,还得从俺们村的包大眼他媳妇说起——”
约翰森被绕得迷糊了,而知晓明白叔脾气秉性的田小胖,则直接往家溜达:午饭还没吃完呢。
等他回家之后,娃子们都上学走了,饭菜在锅里热着呢,田小胖不由得朝老娘嘿嘿两声:“还是俺娘知道疼俺啊。”
黄秀英一瞪眼睛:“少贫嘴,等你娶了媳妇,别忘了老娘就成。”
田小胖也吃完了,嘿嘿笑了两声:“那俺上屋里眯一会——哎呀,还是躺炕头上,做梦娶媳妇吧——”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