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pnj精品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623章 我在等你相伴-6pd50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看方正脸有困惑神色。
玄机低低咳了两声,说道:“舍心印可自如操纵敌人的举动,这法术本是数千年前,一名邪宗好色如狂之徒所创,目的便是为了让他的宠姬更好的讨好他……你难道感觉不出来么?”
方正沉默。
老实说,他还真感觉出来了。
之前没觉得,但与苏荷青亲昵之时,他却能明显的感觉到……想换个姿势什么的,只是随口一言便可完成,现在想想,也许其中还真有舍心印的功劳也说不定。
而之前一直对自己的生死不萦于心的云浅雪听到玄机之言,忍不住脸色稍变。
她低怒道:“士可杀不可辱,方正,我是你师父的亲姐姐,纵然为敌,你也得给我一个痛快,你若想羞辱折磨我,这……这是乱伦!”
“放心,他修为太低,是没办法给你种下舍心印的。”
玄机冷冷道:“不过正因如此,你也再无半点侥幸可言……方正,随我来吧。”
云浅雪这回忍不住了,叫道:“给我一个痛快……我得了九脉峰的灵脉,我愿意将九脉峰灵脉还给清儿,但你们不能羞辱我。”
两人不搭理她。
直接出了房间。
屋外,云芷清早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两人出来,她问道:“掌教,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云浅雪?”
玄机笑呵呵道:“我打算送她回去。”
“就这么放回去吗?这……不太合适吧?”
云芷清闻言,脸上露出不解神色。
纵然那是她的亲姐姐,她也知道,这云浅雪之前胁迫数千百姓性命,所做所为,早已罪不可赦,纵然不杀,也绝不能轻易放其下山。
囚禁一世已经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玄机却说的这么轻巧……让她不解。
“放心吧,我不是看你的面上,而是与方正经过认真的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云芷清怔了怔,脸上露出了几分古怪神色,对方正问道:“不会……又是那个什么舍心印吧?”
方正摇头,想说话,玄机却道:“方正,你随我来,我还有些话跟你说。”
方正轻轻拍了拍云芷清,柔声道:“放心吧师父,没事的。”
说着,他跟着玄机往外走去。
姚瑾莘轻轻揽过云芷清的肩膀,笑道:“好啦小清儿,这事儿你不便插手,无论方正他们如何决定,你接受就行了……”
云芷清有点茫然的点了点头。
两人继续往山上走去……玄机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方正,你想光复九脉峰,我能理解,但你不妨想想,若我们决定杀这云浅雪,你师父会做何选择?”
“她不会阻止,但一定会难过。”
方正坚决道:“但有些痛,是必须尝的。”
“嗯,看来你倒是有决断之人。”
玄机摇头道:“但说实话,我真的有些心疼清儿,云浅雪可以死,但不能死在你我的手里,而且眼下杀她并非最好的选择……方正,你可知道云天顶为何对你如此看重?”
“为何?”
“因为他想要你的身体。”
看着方正疾变的脸色,玄机只一眼就看穿了他。
摇头道:“你这人心思真是太污秽了,云天顶如今纵然再没有底线,也不会好男色的,放心吧,他想借你仙玄之体的特质,做他化神之力的宿体。”
说着,他把诸多宗主的待遇跟方正详细说了一遍。
听到玄机之言,方正眼神一亮,惊喜道:“掌教,你的意思是说,要拿云浅雪换那股化神之力?助我直接成就化神修士?”
“世上如果真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那我辈修士何必苦苦修炼?”
玄机道:“他若要让你承受化神之力,自当先洗去你的记忆,将你炼成傀儡,而后强化你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再行将力量灌入……不然的话,区区洞虚修士强撑化神之力,你觉得你爆炸而死的可能性是多大?”
看着方正微变的脸色,玄机继续道:“或者可以在你清醒的情况下强化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但这样一来,你所承受的痛苦不会比你自行修炼到化神之境吃的苦轻上多少,千刀万剐、千锤百炼都是轻的……这力量确实可以让你变的强大,但过程,只要是个人都承受不住的。”
他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说句最好的结果,你若真的成为了化神修士,这股力量足可助你无敌于天下,纵然同阶修士,他们无法全力以赴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你纵横睥睨于世,无人可敌……可这又如何,你将彻底丧失更进一步的可能,虽然化神之力光大蜀山已经足够,但你本可修炼到大乘之境,何苦为蝇头小利放弃前程?”
“所以呢?”
“所以这件事情你不必管了,交给我……绝不会委屈了你就是,稍后我会接走云浅雪,如果顺利的话,这件事情三天之内会有结果,这段时间里,你们先安心在这院子里住下,等到此间事了,我们再商讨一下九脉峰之事。”
“好。”
于是玄机与周轻云离开之时,顺带的,接走了云浅雪。
云芷清只是怔怔的看着……
“怎么了,师父?”
“她的本源法宝,其实还是娘亲送她的。”
云芷清幽幽叹了口气,道:“太乙青烟罗和如意水烟罗,本为一对……没想到她还保留着,更将这法宝提升至这般地步,太乙青烟罗本身品质不算太好,她肯定多费了很多心血。”
方正柔声道:“别给她找理由了,师父,她既能干出以数千百姓威胁的事情来,就与我们不再是一路人,你也不必再找理由为她开脱……我知道她是你的亲姐姐,但除了血脉联系,你们已经什么牵连都没有了,还是说师父你想救她下山?她只是个废人,你送她下山,她也走不动的。”
云芷清摇头道:“我又没这么傻,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方正柔声道:“这件事情掌教接手,我们就不必再管了。”
“嗯,我知道了。”
玄机与周轻云并肩往山下走去,而云浅雪则跟在他们两人的身后。
周轻云看了她一眼,问道:“师兄,你打算如何处置她?”
玄机微笑道:“我已有腹稿,只是具体如何,还需要看他的诚意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师妹,你先将这云浅雪押到玄天大殿,暂且收押。”
说着,玄机转身往山下走去。
周轻云叫了几声,他却不理……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神神秘秘的。”
周轻云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云浅雪一眼,心头颇有几分复杂之感……如果方正当初在战斗中将她打死就好了。
现在看着。
脑海中就不自觉的浮现当年那在秀儿膝边撒娇的小姑娘。
她摇了摇头,感叹道:“我到底不适合身居高位啊。”
而此时。
玄机一路离开玄天峰,却并未顺着蜀道下山,反而顺势拐向了九脉峰方向。
玄天峰距离九脉峰,若是步行,至少也得几个时辰的时间……但玄机一步仿若数里,只片刻间,便已经到了九脉峰上。
热武器机关的大阵他自是知晓。
先是关闭了阵法。
而后挨个房间打量了一番,找到方正的房间,进去盘膝打坐去了。
时间就那么一点一滴的过去……
眨眼间。
已是一日一夜时间过去。
但玄机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等着……
又是一日时间过去。
这天傍晚。
夜色将暮时分。
玄机淡淡道:“既然来了,就现身吧,我已经等你很久了。”
话音落下。
门外。
一道俏丽飒爽的身影出现。
周轻云赞叹道:“师兄好灵敏的神识,我才刚到九脉峰,你就感应到我了……”
玄机摇头道:“我说的不是你。”
周轻云惊奇道:“不是我,那又是谁?”
“他说的人,是我。”
低沉磁性的声音。
一道漆黑的身影,缓缓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云天顶……终于来了。

About the Author